元尊小说

第三千八百五十八章 心里有阴影

1个月前 作者:一起成功

第三千八百五十八章 心里有阴影

看着汪义珍邪恶的样子,慕容若兮毫不客气:“可惜我对你没半点兴趣!”

“死丫头,什么态度?”

慕容老太君怒道:“汪特使是杭城的巡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决定西湖集团的生死。”

“我们好心介绍你认识,是想要帮助你更好地发展西湖集团,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

“赶紧过去做汪特使身边,再好好自罚三杯酒,跟汪特使说一声对不起。”

“不然汪特使一怒,不仅你和西湖集团要倒霉,你爹妈估计也要完蛋。”

她提醒一句:“汪特使的能量,远远不是西湖集团能够对抗的。”

慕容若兮毫不客气回应:“我不需要,我慕容若兮干干净净,西湖集团也堂堂正正,我不怕任何打压。”

慕容老太君差一点气得吐血:“你——”

“有性格,有性格!”

这时候,汪义珍站了起来,看着慕容若兮皮笑肉不笑:

“不错,不错,有点烈马的意思,我喜欢!”

“我这个人,最讨厌对我低眉顺眼阿谀奉承的人,对你这种桀骜不驯的烈马,却欢喜得很。”

“不过我这个人也是讲道理的人。”

“先礼后兵!”

“慕容董事长如果今晚留下来好好陪我,我不仅化解慕容家族的难关,还让你称霸整个杭城。”

“钱家四姐妹别看牛哄哄的,在我眼里,也就钱壹风这个女人有点能耐,其余都是绣花枕头。”

“你伺候好我,你和慕容家族彻底起飞,我还会灭了钱家姐妹,把她们产业交给你来处理。”

汪义珍笑容玩味:“怎样?慕容董事长,一夜春宵换取一辈子富贵,答应不答应?”

慕容沧月欣喜若狂:“慕容沧月,这么好的机会,赶紧答应啊。”

有了汪义珍当众答应的撑腰,慕容家族就能咸鱼翻身了,再也不用被钱氏家族打压了。

慕容老太君也点头:“是啊,快点答应汪特使,慕容家族的死活,就全靠你了。”

慕容若兮眼神淡漠,毫不客气回应:“我早跟慕容家族断绝关系了,慕容家族的死活跟我何关?”

慕容老太君气坏:“你,不孝女——”

她抡起拐杖就要砸人,慕容若兮一把抓住,然后一甩,慕容老太君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就摔倒。

她语气冰冷:“老太君,今晚这一出,你彻底葬送了我和慕容家族的情分,我也不再念叨我爹的那点血缘。”

慕容沧月呵斥一声:“慕容若兮,你怎么跟奶奶说话的?”

“我就这样说话!”

慕容若兮重新望向了汪义珍:“汪特使,谢谢你的好意,但你的机会,我不需要。”

“对于我来说,管好西湖集团,对得起戚总和幕后大老板,我就满足了。”

“因为我的能耐就那么一点,给我再大的世界和舞台,我也驾驭不住。”

“还有一个,那就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会为了富贵出卖自己,更不会背叛自己喜欢的人。”

慕容若兮干脆利落的转身:“告辞!”

汪义珍突然狂笑出声:“袁青衣保不住你!”

慕容若兮头也没回。

“动她!”

汪义珍没有半点废话,突然一声令下。

十几个西装猛男马上冲了上去。

“你们干什么……”

慕容若兮见过疯癫的人,但没见过这样没底线的人,没有半点套路,直接动粗。

她今晚带了不少人过来,但都在二楼藏着,专门用来对付慕容老太君和慕容若兮搞事情的。

她孤身一人上来,也是方便钓鱼。

可没想到,汪义珍的人突然出手。

这让她来不及按下呼救器,就被十几人冲击的狼狈后退。

这些人毫不怜香惜玉,对着慕容若兮就是全力出手。

拳脚如雨。

慕容沧月和慕容老太君吓得赶紧靠边站。

外籍光头青年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望向汪义珍的目光多了点探究,似乎也有点忌惮这家伙喜怒无常。

慕容若兮虽然也有点武道底子,平时对付十几个混混也毫无问题,但这批西装男子猛的不像话。

她面对十几人潮水一样的攻击,只能勉强护住要害不被他们打倒。

“滚——”

慕容若兮挡住一只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掀,把两名西装男子掀翻出去。

她趁机一按呼救器,结果却发现这厢房早没讯号。

毫无疑问,汪义珍作奸犯科是老手了。

慕容若兮心里一沉,她竭尽全力向门口冲去,想要逃离这个房间叫人。

只要她冲出这个房间,她就能呼叫手下翻盘。

只是还没有等她冲出几米,一把椅子就从后面砸来,一声巨响,慕容若兮脚步踉跄着后退三步。

这个空档,几根高尔夫球棍连连砸来,慕容若兮只能抱着头挣扎。

很快,又被一棍子抽在腿上。

“啊——”

在慕容若兮身躯晃动踉跄前行的时候,汪义珍抓起一张单人沙发砸出,狠狠砸在慕容若兮背部。

慕容若兮向前扑倒,倒在狼藉的地上,身上十几处见血。

十几个西装男子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丝毫不怜惜这是一个女人。

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沧月站在旁边幸灾乐祸,凌驾她们头上的慕容若兮终于倒大霉了。

光头外籍青年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对面前辣手摧花的场景心情很是复杂。

以前,他也是喜欢这种征服烈马的场面,但在宝城吃个大亏后,他的心里就有阴影和忌惮。

他担心不小心又踢到铁板。

宝城那一次冲突,不仅让他死了大半同伴,还让他妈拿出大半身家赎回自己。

所以他对面前的征服场面敬而远之。

此刻,汪义珍正扯开衣领扣子狞笑:“打,给我打,我要让她知道,烈马再烈还是马,还是要被人骑的。”

慕容若兮护着脑袋对汪义珍怒吼:“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

汪义珍狞笑不已:“我汪义珍出来混这么久,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西湖集团保不住你,戚大董事长也帮不了你,袁青衣没有回归袁家执掌大权之前,也庇护不了你。”

“你想要我汪义珍后悔,你等下辈子吧。”

说完,他拿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砸在慕容若兮脑袋上。

一股鲜血当场溅射。

在慕容若兮闷哼一声倒地时,汪义珍挥手让两人把她搀扶起来,随后捏起一块玻璃碎片,满脸狞笑:

“我跟你说过,我最喜欢桀骜不驯的女人了,因为征服过程实在是太爽了太痛快了。”

“你现在告诉我,你这个西湖董事长,今晚愿不愿意伺候我?”

他露出一股恶趣味:“想清楚回答,不然我划花你的脸,让你变成丑八怪哈哈哈。”

慕容若兮身躯抖了一下,下意识向后缩身子,但被人死死按住,俏脸距离玻璃越来越近……

她挤出一句:“你们伤害了我,叶凡会替我报仇的!”

叶凡?

叶凡!

外籍光头青年闻言腾地坐直身子吼道:

“住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