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第四千六百三十八章 神落樱复活

1个月前 作者:夜阑

第四千六百三十八章 神落樱复活

“兄弟们,给我上,弄死它丫的,他们的尸体就是你们的口粮,他们的头颅就是你们的功勋!”

方岳一脸兴奋,不断呼喊。

他的魔物分身有魔物的特性,自从血脉晋升之后,这魔渊的意志经常与他沟通。

当然,魔渊分层。

一般与方岳沟通的都是十八层以下的魔渊。

更高层的魔渊不屑于和方岳沟通。

毕竟方岳的血脉层次及不够,他的修为境界也不及格。

魔渊曾经向方岳许诺,只要他可以打开魔渊与外界的通道,释放出一定数量的魔物就会给他相应的好处,魔物的数量释放的越多,这好处也便是越大。

开始的时候。

方岳是拒绝的。

毕竟,无论是阴间宇宙还是整个混沌疆域已经陷入到了一片混乱的状态之下。

可是奈何这魔渊给的筹码太高啊!

方岳心动,始终都在寻找机会。

如今终于让他找到了机会。

“毁灭吧!”

方岳张开双臂呼唤道。

他的声音落下。

如潮的魔物向着落星城中的生物兵器席卷而去,他们涌动如潮,忽然间,将所有人都淹没在内。

方岳的眼神中,一抹狠戾的光芒浮现。

“洛星辰,你的生物兵器也不过如此!”

大量的黑魔猿被生生打爆。

魔物的实力远非同阶的正常生物所能比拟。

哪怕是最低等的兵卒都相当于是万族中同阶中的天才,佼佼者。

方岳的一声呼号落下。

魔物凶猛,杀戮无尽,这一座城池内再次掀起了惨叫与喊杀的声音。

洛星辰得意的脸色一点点的收敛,褪尽。

他没想到天神山的底牌,刚刚拿出,便是出师未捷被人破解。

这个方岳!

洛星辰气的磨牙。

“你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吗?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天神山真正的底牌!万籁俱寂!”

洛星辰缓缓抬手。

一股透明的涟漪在半空中荡漾开来,向着四周不断蔓延而去。

随着那涟漪荡漾的圈子越来越大。

鸟鸣。

虫音。

兽吼。

人言。

尽皆消散。

涟漪荡漾之处,魔物、生物战士,城中居民身躯凝固,无法动弹。

他们仿佛在那一刻化成了雕塑,又仿佛是他们的身躯被固定在了洛星辰施法的前一刻。

“这是什么手段?”

周围之人尽皆惊恐询问。

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手段,一人之力,可以让一城生物身躯凝固,纹丝不动。

哪怕这个人是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虽强,但强大也应该有一个强大的限度。

他封印的人是谁?

是无上,是仙君以及海量的大罗金仙和灵仙!

“这不是他自己的力量,而是他脚下的落星城中布置的阵法……这是护城阵法的第六层?!”

方岳的瞳孔凝聚,这一刻,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护城阵法一共九层。

但在第四层破碎之后就不再出现。

方岳本以为是洛星辰放弃了。

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这护城阵法的第六层,需要以活人献祭,随之激活。

一道道人影开始分解,成为最细密的本源之力。

它们融入到落星城中,成为落星城护城阵法开启的能量。

“不行,这些人是我的祭品,你怎么能抢?”

方岳瞪大眼睛。

这个落星城不讲武德,怎么还跟他抢起人来了。

方岳探手,时空的凝固瞬间瓦解。

“次元风暴!”

方岳施展出来的是次元之力。

次元之力,更高于时空之力。

次元风暴一出,万物混乱,天地颠覆,连时空的秩序也随之毁灭。

“救我!”

“洛星辰,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天神山不得好死!”

人群汹涌,竟然向着方岳的方向涌动而去。

他们想要脱离洛星辰的掌控摆脱被洛星辰献祭的宿命。

“来我这里么?我长的就这么像是一个好人吗?”

方岳的嘴角,一抹微微的笑容浮现。

“这可不是一道选择题,一方错误,答案就在另外一方的!”

方岳挥动手掌,一股股的旋风通天,狂风呼啸,将大量涌向他的人群直接卷入到了祭坛之上。

祭坛献祭。

他们依旧逃不过活祭的命运。

方岳来这里是寻找祭品献祭,复活方家的三位天才和神落樱的。

其次才是找天神山的麻烦!

“不!”

那些奔向方岳之人双眼怒睁,极为惊恐。

他们本来看到方岳帮助他们解开封印,以为方岳会帮他们脱困的。

没想到,刚出龙潭,又入虎穴,这两人每一个好鸟。

一个比一个凶悍!

“哈哈哈。你们既然难以逃出被献祭的宿命,那还不如被我献祭成为落星城的一部分!”

看到这一幕,洛星辰哈哈大笑,他和方岳将城中的生灵平分。

城中的生灵左右摇摆,没有去处。

他们此刻,终于绝望。

心中明白,这就是宿命,自己难逃被献祭的命运。

“天尊之下,终究蝼蚁!这洛星辰残忍,没想到方岳也是一样!”

有人感慨。

他们的心中有一丝凄凄然。

虽然没有彻底带入到了这些城中生灵的角色之中。

但是方岳的手段残忍,却是不亚于洛星辰。

“这是对敌人,对敌人就需要残忍,怎么还搞个优待俘虏的政策,然后让俘虏反咬一口吗?”

一道冷哼之声传来。

侧目。

来人正是方寒。

方寒忙完了方岳交代的事情,他匆匆赶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

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出手了!

“慈不掌兵,义不行商!对待敌人就应该赶尽杀绝,当年的方家就是心慈手软,没有将自己的敌人全部灭杀,否则的话,方家的精英走后,就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方寒心有戚戚的说道。

他是亲身经历。

方家虽然在混沌疆域中的名声不是太好,但是对待敌人还是留下一线的。

除非是做了出触碰到方家底线的事情,他们才会出手,可是最终的结果呢?

那些被方家放过的人一个个都不知道感恩,反而认为当年方家可以放他们一马是上天保佑或者是他们聪明机智,骗过了方家。

等到方家没落的时候,农夫与蛇的故事不断上演。

这些被方家放过的家族,一个个开始疯狂的反扑,甚至他们如凌家一般,扑杀的最猛,胜过万族盟和尸人族这些方家的敌对族群。

方岳看到这一幕。

他嘴角一撇。

“方寒前辈,用不着和这些人解释这么多!他们只会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对我进行审判,等到天神山欺负到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些家伙除却跪下求饶,成为人家的奴仆傀儡,将自己的妻女献上,任人凌.辱还会做些什么?”

方岳的语气相当的不屑。

然而那些听闻他话语之人,开始的时候神色愤怒,但是细细琢磨却是心有余悸。

唇亡齿寒。

方岳若是没了。

天神山的剑刃下一次又会指向于谁?

至于敬畏?

这东西在天神山的心中早就没有了。

连神落樱他们都敢杀。

连天神族他们都敢得罪。

他们还怕些什么?

更为恐怖的是他们研究出来了这些生物兵器做什么?

留着玩玩?

谁信?

这群人真正的目的怕是想要利用这些生物兵器来横扫混沌疆域,让整个混沌疆域都成为他们麾下的领土,若是这样的话。

他们的心中猛然一颤。

惊恐的情绪涌上心头。

“方岳,你果然是精通蛊惑人心的手段,三言两语便是让这些废物的心思跟着你的引导而去了!不过他们纵然是如你所想对天神山产生敌意又能如何?莫非你觉得他们敢将心中的愤怒与恐惧转化成为行动力对我天神山出手吗?”

洛星辰不屑说道。

在他的眼里,这些万族的围观者不过是一群无胆鼠辈,不值得解释,不值得拉拢,仅仅天神山三个字就足以将他们心中的勇气压塌!

他咳嗽一声,估计就会有天尊境层次的强者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以为大难临头。

方岳也没有指望这些可以群起而攻之,忽然觉醒,然后和自己联手共同对抗天神山,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只是在这些人的心中埋下一枚种子,让这枚种子随着时间而生根发芽,转化成为向天神山对抗的情绪。

两座祭坛同时献祭。

方岳的业务显然是更加的熟练一些。

城中的生灵。

方岳献祭六成。

洛星辰献祭四成。

方岳身后的一道道身影尽皆幻化成了自己的模样。

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转世重生。

方家的三位天骄个个都是风华绝代。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仿佛是时代的标杆。

神落樱的神色还是有些迷惘与痛苦。

他似乎是沉寂在前世临死前的痛苦折磨中无法自拔,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彻底的清醒过来。

“落樱,落樱!”

神天光的神色焦急,对神落樱一声声的呼唤,希望能够让他从痛苦的泥潭中走出来,不再受到前世记忆的折磨。

此刻的神天光哪里还是那位霸绝天下的绝世枭雄,他分明就是一位关心自己孩子的慈爱无比的老父亲!

“不,不要!不要抽我的血,不要杀我的族人!”

神落樱的神色有些涣散,他双手捂着头,生前的记忆,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犹如梦魇,挥之不散!

“落樱,你告诉老爹,当年究竟遭遇了怎样的折磨,才会变得如此痛苦。”

神天光看到儿子这般模样,他不由自主的握紧的拳头骨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他原本只是以为自己的儿子被天神山的人抓住,淬炼了他体内的精血。

如今看来,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在临死前应该还遭遇了非人的折磨!

这天神山到底对他作出了什么样的恶事,才会让神落樱变成如今的模样!

关闭